热点资讯

只要证明有错就刚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6-09-07 14:17
 近日,北京银监局及国民信托董事长杨小阳对深陷国民信托"渤钢系"产品的投资者们正式作出了回应。 
    杨小阳对投资者称,"你们可以收集一切关于国民信托的资料,上访上告。只要证明国民信托有错,就刚兑。" 
    北京银监局相关人士表示,"我们从今年3月份便陆续收到关于国民信托的举报信,银监局已经派遣监管员每天进驻国民信托进行核查,目前已经有了相应进展。" 
    上述人士并表示,"我们无法要求国民信托进行兑付,但如果查出公司存在违规行为,我们可以对它进行相应处罚。" 
    据记者了解,投资者控诉焦点集中在国民信托尽职调查存在严重漏洞。投资者表示,"在产品出现问题后,信托公司不断向我们强调投资有风险,需买者自负,但是,买者自负的前提是卖者尽责,当公司存在管理失责时,让投资者单方来承担损失是不合理的。" 
    另据相关人士透露,信托保障基金曾表示帮助国民信托进行兑付,但被其拒绝了。对于此消息,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得到信托保障基金的回应。 
    渤钢系产品无一幸免 
    据了解,国民信托先后为渤海钢铁集团旗下子公司设立了4款产品,经过债委会排查,渤钢的金融债务为1920亿元,总资产近2900亿元,若加上商业债务,渤钢已资不抵债。在渤钢集团风险暴露之际,国民信托的4款产品也全部出现问题,涉及资金约9.7亿元。 
    资料显示,渤钢系四款产品均按季度付息。目前,已有1款产品出现违约,其余3款产品中,已经到期的产品被延期处理,即将到期的产品被告知基本无法按时兑付。 
    其中,"天津钢铁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发行4期,募集资金共计2.696亿元。项目融资方为天津钢铁,担保方是融资方的控股股东,天津天钢集团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此前先被告知延期,延期到期后仍无法支付,已出现实质违约。目前,清算期间信托收益及超过90%为支付的信托本金仍尚未分配。 
    "天冶线缆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发行2期,募集资金共计1.5亿元。融资方为天津冶金钢线钢缆集团有限公司,担保措施是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办理强制执行公证。据悉,两期产品同时发行,期限不同,一类半年,一类一年,分别于2月21日和8月21日到期,目前本金均未兑付,二季度利息支付了20%。 
    "天冶轧三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发行5期,2015年9月 共募资3.49亿元。融资方为天津冶金集团轧三钢铁有限公司,担保方为天津冶金集团。目前,"轧三"第一期产品即将于9月18日到期,投资者已被告知本息如期兑付得可能性很低。一期产品一季度利息分两次延期支付完毕,二季度利息仅支付了15%。 
    值得注意的是,当"天钢"第二期出现到期无法兑付时,及"轧三"前两期产品已出现延期兑付时,国民信托仍在官网发行"轧三"后三期产品。 
    "国民信托-天钢国贸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计发行3期,募集资金2亿元,融资方为天津钢铁集团,担保方为天津天钢集团有限公司,也是"天钢"产品的担保方。该产品9月7日和8日将面临到期,目前已经处于利息违约状态,去年12月份曾支付利息一次,3月份按比例进行了付息,6月份没有支付。 
    此外,除了渤钢系的四款产品外,国民信托还踩中了宁夏宝塔集团"地雷"。国民信托为宁夏宝塔集团旗下子公司宁夏宝塔石化贷款,共募集资金1.2亿元,担保人为河北融投。据投资者了解,该项目即将兑付一半本金,另一半将在年底前兑付。此前华鑫信托也曾因涉及宁夏宝塔集团而出现了兑付危机。 
    尽职调查形同虚设? 
    记者获悉,天津市委巡视八组于去年年底对渤海钢铁及原旗下四大钢铁子公司的专项巡视结果。巡视组称,渤海钢铁存在"以钢吃钢"现象,"一些领导人员利用职权和掌握的资源设租寻租,围猎国有资产"。同时,内部监管漏洞多,"三重一大"制度流于形式,对资金、资产、资源、资本和工程项目的管理缺失缺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对此,渤海钢铁党委书记吕春风表示,"市委巡视组的反馈意见完全符合实际"。 
    此外,在轧三官网上,可以多次看到"保生存"的标语和口号。天冶轧三公司总经理王天伟曾表示,该公司多年来沉淀在管理上的问题较多,职工思想观念转变缓慢,基础管理的薄弱环节不少,管理机制不够科学、系统。 
    "轧三"产品投资者表示,"产品刚刚运行几个月就出现了兑付困难,并被爆出了渤钢集团1920亿元的债务危机,难道在成立产品前,国民信托不清楚渤钢集团的债务率么?" 
    四款产品的投资人均对国民信托的尽职调查产生了疑虑,他们表示,"在产品出现问题不久前,国民信托发来的报告还显示融资方经营一切正常,完全没有预测到风险的发生,也毫无风险处置能力。" 
    投资者还对记者表示,"在产品出现问题后,国民信托仍在发行同一融资方的产品,这种行为简直是视投资者为傻子,另一侧面也反映出国民信托风控管理的失责。也不难让人怀疑国民信托存在借新还旧的嫌疑。" 
    9月5日,在投资者与国民信托高管的谈判中,国民信托副总经理何远得到公司授权,对投资者回应,"公司在积极与融资企业谈判,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各项工作已取得一定进展。此外,公司多次向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强调信托债务的敏感性,要求尽快出台解决方案。" 
    但对于"为何产品出现问题了,还在继续发新产品"这一问题,何远并未给予答复。此外,投资者多次要求查看尽职调查报告,国民信托最终在一个多小时后将未盖公章的尽调报告拿了出来,但投资者被告知,"只准看,不准带走"。 
上一篇:没有了